医疗动态

CRLF2基因表达水平高可预测B细胞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患儿的不良预后

中华医学,博大精深,庇佑着我们中华民族生生不息,使我们中华儿女能够战胜疾患、灾难,绵延至今。而“袁氏疗法”正是在对传统中医的传承中,创新发展而来。

细胞因子受体样因子2(CRLF2)的编码产物,可与IL-7Ra形成异二聚体,接收并传递来自胸腺基质淋巴细胞生成素的信号;CRLF2表达上调可以激活JAK/STAT信号通路或PI3K/mTOR信号通路,从而促进白血病的发生和发展。既往研究表明,CRLF2过表达是费城染色体(Ph)样B细胞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B-ALL)的主要特征,约50-60%的Ph样B-ALL患者存在CRLF2过表达。但CRLF2过表达在B-ALL预后中的预测价值仍存在争议。基于此,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杨丽华教授团队开展了一项回顾性研究评估了CRLF2表达水平在B-ALL患儿中的预后意义。

研究方法

该回顾性研究纳入了2020年5月-2022年2月就诊于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儿科的111例B-ALL患儿。随访截止于2023年8月25日。1岁前确诊为B-ALL的患儿(n=5)接受了Inerfant-06方案治疗。在1岁后确诊的患儿中,1例最初在另一家医院接受间歇性治疗,1例接受广东地区儿童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化疗协作组2008方案(GDALL-2008),其余104例接受华南地区儿童ALL治疗协助组2016化疗方案(SCCLG-ALL2016)。研究者使用公共数据库中的TARGET研究队列作为外部验证队列,最终纳入了144例B-ALL且具有RNA测序结果的患者。

研究结果

患者临床特征

于2020年5月-2022年2月就诊于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儿科的111例初诊B-ALL患儿最终纳入了该研究(简称,珠江队列)。中位随访时间为28.6(95%CI:27.6-32.1)个月。在所有患者(n=111)中,男性67例(60%),女性44例(40%),中位年龄为4(0-14)岁,≤6岁81例(73%),>6岁30例(27%)。依据SCCLG-ALL-2016危险分层,13例(12%)标危,36例(32%)中危,61例(55%)高危,1例(1%)因放弃治疗而未完成风险评估。对于B-ALL的分子分型结果,具体如下:DUX(n=4,4%)、ETV6-RUNX1(n=12,10%)、ETV6-RUNX1样(n=2,2%)、高超二倍体(n=38,33%)、KMT2A(n=9,8%)、低亚二倍体(n=1,1%)、MEF2D(n=4,4%)、NUTM1(n=2,2%)、PAX5P80R(n=1,1%)、PAX5alt(n=5,5%)、Ph+(n=4,4%)、Ph样(n=5,5%)、TCF3-PBX1(n=11,10%)、ZNF384(n=1,1%)和未分类(n=13,12%)。具体临床特征见表1。

表1.珠江队列患儿的临床特征

1704273324204645.png

CRLF2表达水平高的患者特征

珠江队列所有患儿在治疗均进行了骨髓样本的RNA测序,结果表明CRLF2基因表达水平普遍较低(FPKM值<1)。但一些患儿CRLF2表达水平高,CRLF2高表达的患儿主要为以下亚型:KMT2A、Ph+、Ph样和高超二倍体。

尽管Ph+和Ph样患儿间的基因表达谱相似,但CRLF2基因表达水平不相同。此外,Ph样和高超二倍体患儿的CRLF2基因表达水平显著高于其他亚型(Ph样,P=0.021;高超二倍体,p<0.001);Ph+与CRLF2表达水平间没有显著相关性。依据CRLF2表达水平,研究者将患儿分为了CRLF2低、中和高组。CRLF2高、中、低组的患儿比例分别为6%(Ph样,n=3;高超二倍体,n=1;Ph+,n=1;KMT2A,n=1),42%(高超二倍体,n=31;Ph样,n=1;其他亚型,n=15)和52%(其他亚型,n=48;高超二倍体,n=6;Ph+,n=3;Ph样,n=1)。

对于CRLF2低、中、高组患儿临床特点,确诊时三组的骨髓原始细胞比例没有显著差异,但CRLF2高的患儿略高于低组(CRLF2高 vs 低,p=0.036;Kruskal-Wallis,p=0.06)。CRLF2高的患儿初次就诊时白细胞计数显著高于另外两组(CRLF2高 vs 低,p=0.016;CRLF2高 vs CRLF2中,p=0.016,Kruskal-Wallis,p=0.042)。此外,CRLF2高的患儿微小残留病(MRD)转阴较慢,具体结果见图1C。

1704273356531474.png

图1.CRLF2低、中、高组的骨髓原始细胞比例(A),白细胞绝对值(B)和MRD水平结果(C)

CRLF2表达水平与预后的关系

为进一步验证CRLF2表达水平与预后的关联,研究者采用公开的TARGET队列作为外部独立验证队列。依据珠江队列获取的CRLF2表达水平分层临界值,研究者依据CRLF2表达水平的FPKM值对TARGET队列中的患者进行分层,并进行后续生存分析。由于珠江医院队列只招募了年龄≤15岁的患儿,而TARGET队列中患者年龄范围为2-30岁,因此年龄被纳入至多因素Cox回归分析中。结果表明,年龄和CRLF2分层均是无事件生存期(EFS)和总生存期(OS)的独立预后因素(EFS:C指数=0.61,p<0.001;OS:C指数=0.64,p=0.03)。年龄>15岁是EFS和OS的危险因素(EFS:HR=1.79,95%CI:1.03-3.10,p=0.037;OS:HR=2.74,95%CI:1.18-6.4,p=0.019)。CRLF2中不是EFS危险因素,而是保护因素(HR=0.52,95%CI:0.35-0.78,p=0.002),而CRLF2高是OS危险因素(HR=4.33,95%CI:1.2015.6,p=0.025),具体结果见图2A和B。

在不考虑年龄对预后影响的情况下,CRLF2高和低的患者的EFS明显低于CRLF2中,具体见图2C。CRLF2高组的OS明显短于CRLF2低和中组患者,具体见图2D。研究者依据年龄,将TARGET队列中≤15岁的患者选作儿童组,得到了相似结果,CRLF2高组患者预后显著较差,具体数据见图2E和2F。

1704273394103889.png

图2.多因素COX回归分析结果(A,EFS;B,OS);TARGET队列中CRLF2低、中、高组患者的EFS(C)和OS(D)结果;TARGET队列中儿童亚组的CRLF2低、中、高组EFS(E)和OS(F)结果

研究结论

该回顾性研究表明,CRLF2基因表达上调主要在KMT2A、Ph+、Ph样和高超二倍体亚型的B-ALL患儿中,且通过外部验证队列证明CRLF2基因表达上调与B-ALL预后差显著相关。CRLF2基因表达水平高的患儿,可能需要强化化疗或将经典治疗与新型疗法相结合,来改善预后。


上一篇:修冰教授:高危新诊断多发性骨髓瘤(高危NDMM)患者的治疗 下一篇:新诊断费城染色体(Ph)阴性B细胞ALL(B-ALL)治疗领域进展(B-ALL)治疗领域进展

相关阅读(2)

  • 伴PTPN11突变急性髓系白血病中国成人患者的

    急性髓系白血病(AML)是一种由髓系前体细胞克隆增殖和分化阻滞引起的血液系统恶性肿瘤。体细胞突变,如NPM1、FLT3-ITD和TP53突变,使造血干细胞和祖细胞获得自我更新能力。此外

  • 单细胞转录组分析揭示了AML患儿白血病干/祖

    急性髓系白血病(AML)的特征是骨髓中异常未成熟细胞的增生积累,化疗是AML的主要治疗策略。研究表明,具有自我更新特性的白血病干细胞(LSC)更容易在化疗中存活。因此,了解LSC的

  • 白血病43种常见融合基因临床意义

    融合基因染色体易位临床意义AML1-ETOt(8;21)(q22;q22)AML1-ETO在原发性AML中阳性率约为6-8%,在M2中阳性率为20%-40%,M2b中阳性率约为90%。AML1-ETO融合基因阳性是预后好的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