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血病

浅析MM、ALL和CLL领域研究进展

中华医学,博大精深,庇佑着我们中华民族生生不息,使我们中华儿女能够战胜疾患、灾难,绵延至今。而“袁氏疗法”正是在对传统中医的传承中,创新发展而来。

CLL领域进展

郭绪涛教授:CLL的一线治疗:维奈克拉联合用药[1]

郭绪涛教授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

背景:目前缺乏维奈克拉联合抗CD20抗体作为一般状况良好(即共病负担较低)的晚期CLL患者一线治疗的前瞻性随机试验。本研究(GAIA-CLL13试验)旨在比较评估化学免疫疗法和维奈克拉联合抗CD20抗体作为一般状况良好的晚期CLL患者一线治疗方案的疗效和安全性。

方法:研究共纳入926例不伴TP53突变的CLL患者,以1:1:1:1的比例随机分配到四个治疗组:化学免疫治疗(氟达拉滨+环磷酰胺+利妥昔单抗,或苯达莫司汀+利妥昔单抗)6周期(N=229);维奈克拉+利妥昔单抗12周期(N=237);维奈克拉+奥妥珠单抗12周期(N=229);维奈克拉+奥妥珠单抗+伊布替尼12周期(伊布替尼在连续两次检测微小残留病 [MRD]阴性后停用,或继续延长使用时间,N=231)。主要终点是第15个月外周血流式细胞术检测MRD阴性和无进展生存(PFS)率。

结果:治疗后第15个月,维奈克拉+奥妥珠单抗组和维奈克拉+奥妥珠单抗+伊布替尼组患者MRD阴性比例显著高于化学免疫治疗组,分别为86.5% vs 92.2% vs 52.0%(两组比较均P<0.001),但维奈克拉+利妥昔单抗组患者MRD阴性率未见显著升高,为57.0%(P=0.32)(图1)。

12.png

图1 不同一线治疗后15个月外周血MRD(MRD阴性:深蓝色)

维奈克拉+奥妥珠单抗+伊布替尼组3年PFS率显著高于化学免疫治疗组,分别为90.5%和75.5%(HR: 0.32, 97.5%CI 0.19-0.54, P<0.001),维奈克拉+奥妥珠单抗组的3年PFS率也显著升高(87.7%, HR: 0.42, 97.5%CI 0.26-0.68, P<0.001),但维奈克拉+利妥昔单抗组患者3年PFS率未见显著获益(80.8%, HR: 0.79, 97.5%CI 0.53-1.18,P=0.018)(图2)。对于不伴IGHV突变患者,维奈克拉+奥妥珠单抗组和维奈克拉+奥妥珠单抗+伊布替尼组PFS获益更优(图3)。

12.png

图2 四种治疗方案一线治疗后3年PFS率

12.png

图3 不伴IGHV突变亚组:一线治疗后3年PFS率

相比维奈克拉+利妥昔单抗组(10.5%)和维奈克拉+奥妥珠单抗组(13.2%),化学免疫疗法(18.5%)和维奈克拉+奥妥珠单抗+伊布替尼组(21.2%)患者的3级和4级感染更常见。

结论:维奈克拉+奥妥珠单抗,联合或不联合伊布替尼,作为一般状况良好的CLL患者一线治疗优于化学免疫疗法。

ALL领域进展

李元明教授:减低剂量化疗(mini-hyper-CVD)联合奥加伊妥珠单抗,联合或不联合贝林妥欧单抗作为pre-B ALL挽救性治疗的疗效[2]

李元明教授

江门市五邑中医院

背景:既往研究显示,mini-hyper-CVD联合奥加伊妥珠单抗疗效优于单用奥加伊妥珠单抗[3]。在此基础上减少奥加伊妥珠单抗剂量、序贯贝林妥欧单抗有助于减少密集化疗,可提高MRD缓解深度和总体安全性[4]。本研究旨在评估mini-hyper-CVD+奥加伊妥珠单抗±贝林妥欧单抗作为难治复发(R/R)per-B ALL患者挽救性治疗的长期疗效。

方法:研究纳入110例患者,67例患者接受mini-hyper-CVD+奥加伊妥珠单抗治疗。47例患者接受mini-hyper-CVD+奥加伊妥珠单抗+贝林妥欧单抗治疗。随后给予12个疗程泼尼松、长春新碱、6-巯基嘌呤和甲氨蝶呤,4个疗程贝林妥欧单抗维持治疗。主要终点为CR和总生存期(OS)。

结果:总体缓解率(ORR)为83%,mini-hyper-CVD+奥加伊妥珠单抗+贝林妥欧单抗组ORR较mini-hyper-CVD+奥加伊妥珠单抗组高,分别为93%和76%(P=0.02)(图4)。

12.png

图4 不同方案挽救治疗后ORR(InO:奥加伊妥珠单抗;Bli:贝林妥欧单抗)

中位随访48个月时,中位OS为17个月,3年OS率为40%。mini-hyper-CVD+奥加伊妥珠单抗+贝林妥欧单抗组3年OS率高于mini-hyper-CVD+奥加伊妥珠单抗组,分别为52%和34%(P=0.16)(图5)。接受1线挽救治疗患者生存率明显高于2+线挽救治疗的患者,3年OS率分别为49%和18%(P=0.0002);伴TP53突变和高危细胞遗传学的患者挽救治疗后3年OS率显著降低(图6)。

12.png

图5 不同方案挽救治疗后3年OS率

12.png

图6 伴/不伴TP53突变的患者3年OS率

mini-hyper-CVD+奥加伊妥珠单抗+贝林妥欧单抗组和mini-hyper-CVD+奥加伊妥珠单抗组分别有2% vs 13%患者发生肝窦阻塞综合征。

结论:mini-hyper-CVD+奥加伊妥珠单抗±贝林妥欧单抗作为pre-B ALL挽救性治疗的疗效良好、安全性可控。序贯贝林妥欧单抗的改良方案可以进一步改善疗效,同时降低肝窦阻塞综合征风险,提高安全性。

MM领域进展

魏小磊教授:自体移植物中克隆性浆细胞对高危多发性骨髓瘤患者结局的影响[5]

魏小磊教授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

背景:与标危MM患者相比,具有高危细胞遗传学特征的高危MM(HRMM)患者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ASCT)结局较差。而关于自体移植物中异常的克隆性浆细胞(CPC)对ASCT结局的影响仍然存在争议。本文是一项单中心回顾性分析,旨在评估2008年-2018年间,自体移植物CPC对HRMM患者ASCT结局的影响。

方法:通过二代流式细胞术(NGF)将患者分为自体移植物CPC+组和CPC-组。其中,75例(18%)患者为自体移植物CPC+组,341例(82%)为自体移植物CPC-组。主要终点为ASCT后第100天治疗反应、最佳治疗反应、PFS、OS。

结果:自体移植物CPC+组患者ASCT后MRD阴性CR率显著降低(11% vs 42%,P<0.001)(图7)。自体移植物CPC+组和CPC-组的中位PFS分别为12.8个月和32.1个月(P<0.001),中位OS分别为36.4个月和81.2个月(P<0.001)(图8)。与CPC-组相比,自体移植物CPC+组患者的PFS(HR=4.21,P=0.006)和OS(HR=7.04,P=0.002)较差。在多变量分析中,自体移植物中CPC阳性的程度可独立预测较差的PFS(HR=1.50,P=0.001)和OS(HR=1.37,P=0.001)。

12.png

图7 自体移植物CPC-和CPC+患者ASCT前后MRD阴性CR率

640 (26).png

图8 自体移植物CPC-和CPC+患者ASCT后中位PFS和OS

结论:自体移植物CPC阳性的HRMM患者ASCT预后较差,且CPC阳性程度与移植后PFS和OS呈负相关;对移植前达到≥非常好的部分缓解(VGPR)和MRD阴性CR/VGPR的患者同样适用。清除自体移植物CPC的新策略有助于改善患者预后。


上一篇:2023CSCO淋巴瘤指南CLL/MCL更新要点解读 下一篇:周红升教授:CAR-T疗法改变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治疗格局

相关阅读(2)

  • 钟玉萍教授:MM领域多项1q21+研究结果

    血液肿瘤学会(SOHO)年会是聚焦血液系统恶性肿瘤领域新进展和实际临床应用的学术会议,2023年第11届SOHO年会已于9月6-9日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顿举行。1q21+作为多发性骨髓瘤

  • 一线治疗缓解后疾病进展的时间与接受二线BT

    布鲁顿氏酪氨酸激酶(BTK)抑制剂——伊布替尼、阿可替尼和泽布替尼是复发/难治性(R/R)套细胞淋巴瘤(MCL)患者的标准治疗。尽管BTK抑制剂在大部分R/RMCL患者中疗效显著,但疾病

  • MALT1抑制剂JNJ-67856633治疗R/R B-NHL和慢

    JNJ-67856633是一种MALT1抑制剂,在临床前模型中显示出强大的抗淋巴瘤活性。研究者进行了JNJ-67856633治疗成人R/RB-NHL和CLL患者的1期研究,探索了JNJ-67856633的推荐2期剂量